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浩瀚星空

 
 
 

日志

 
 

死敌袁曹原本莫逆  

2014-06-02 09:14:18|  分类: 关公文化 关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敌袁曹原本莫逆 - 浩瀚星空 - 浩瀚星空

 
死敌袁曹原本莫逆 - 浩瀚星空 - 浩瀚星空
                                                                                       曹操画像

    

     曹操跪在袁绍坟前涕泗滂沱那天具体是什么日子,并没有人记录下来——但那一定是建安九年八月的某一天,根据我们对河北省邯郸市气候的了解,这一天想必并没有雨,气温虽然高于摄氏二十度却并不酷热。老曹就在这样一个典型的夏日,或真或假的为发小哭了一回。

这一年是西历公元204年,甲申。或许是巧合,甲申年总是充斥着败亡味道:晋亡蜀汉;蒙古灭金;一位名唤朱由检的壮年男子斩断亲生女儿一臂后踯躅蹒跚来到景山脚下……这一切都发生在甲申年。

    假设年还未满五十即担当着国务院副总理兼全国装甲部队元帅(司空兼车骑将军)的老曹乃真心哀恸这场阋墙之战中的输家,那么活在当下的我们恐怕难免腹诽:邺城陷落同年,老曹为儿子小曹(丕)强娶了发小老袁儿媳妇甄氏,其时甄氏丈夫、也即老袁宝贝儿子袁熙还在世;翌年正月,悔婚后老曹起兵击败老袁长子袁谭,杀了前女婿一家子;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老曹北征乌桓,致使老袁最疼爱的幼子袁尚连同漂亮太太被夺走的二子袁熙抱头鼠窜至辽东申请政治避难——不讲信义的东北人公孙康替老曹家断了老袁家的根,快递过来两颗年轻的首级。

    由此不得不叫人生疑:老袁跟老曹究竟是好哥们儿呢?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岂止是好哥们,根本就是亲兄弟。甚至,亲兄弟也不见得比这对发小亲。

    老袁出身非同一般,“四世三公”。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想不进入仕途也难。老袁还是小袁的时候呢,自然是顶级士族门阀贵公子做派,且“好为游侠”,长相又颇符合当时审美。作风豪迈、仪表堂堂且并不因出身而拿着端着的小袁,走哪儿都是为人簇拥的大哥范儿。那么,小曹呢?《三国志》上说,小曹“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故世人未之奇也”——都是游侠,世人对两者态度迥然不同,搞起了区别对待。究其根本,当然是两人出身的缘故。小曹祖父曹腾,中常侍大长秋,且素有佳名;乃父曹嵩,也曾任司隶校尉等重要职务,最后在太尉这个虚职上退了休,按说小曹即便作风出位一点,也不至于“世人未之奇也吧?”可这一家子荣华富贵的始作俑者曹腾大人,是个阉党耶!难怪!

    东汉一朝,外戚专权后就是宦官把持朝政,天下士庶,对这些普遍失却男性特征的可怜人群体充满憎恶和不屑的同时,自然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阉竖”们的家属。后来老袁跟老曹交恶,陈琳秘书奉命书写的讨伐老曹檄文里,就不无鄙夷地管人家叫“赘阉遗丑”。因为,老曹的爹,曹嵩是大宦官曹腾的养子啊。

    小曹青年时代当小官时不畏豪强、惩治强权,诸如五色棒打死阉党实力派人物蹇硕叔叔、上书汉灵帝为被阉党迫害的窦武、陈蕃请求平反等事迹,一方面这是小曹年轻气盛、正义感十足的体现,另一方面,这也是为标榜与自己出身划清界限的一种政治姿态。这般作态卓有成效,小曹不但得到几位品评家——比如许靖兄弟——的肯定,也获得了小袁的友谊。其实小袁一样有自己的苦恼,也关乎出身。小袁是庶出。简单解释——二奶生的娃。这件事一定困扰过小袁很多年。同父异母、但属嫡出的弟弟袁术还老拿这茬说事儿,“一群孙子不跟老爷我混却非要傍着我家奴才!”(群竖不吾从,而从吾家奴乎!)袁术显然不认为傅婢(贴身丫鬟)所生的小袁跟自己有任何血脉联系。

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权谋野心,都有各自出身上的小小烦恼,两位宛若镜子正反面的任侠放荡之士,结为莫逆之交。

    小袁跟小曹关系有多好?不爱八卦的史家没有留下太多记载,但真假莫辨的野史趣话或许可以帮我们试析一二。《世说新语·假谲》中提到袁、曹交际的两则轶闻:一曰袁曹携手偷入人新婚洞房非礼新娘后逃脱、迷路、小曹施计使得小袁自荆棘里脱身;一曰小袁命人趁小曹睡着投剑刺之,被小曹从容躲过的故事。第二则故事刘孝标提出过质疑,但也可能是年轻人的一时气盛,反而更衬托出二人友谊之坚固。

    董卓占据两京为乱,袁、曹则各据一方,互为援手,荡涤群雄,逐渐在中原做大。及至曹操迎献帝于许都,挟天子以令诸侯时,老袁终于开始心态失衡。两位好朋友从亲密无间逐渐走向对立。大时代的风潮,不可避免地将老曹和老袁摆在竞技场的两端——不拼个你死我活,则鼎沸乱世绝无终止之时。

    建安五年正月,老袁发布陈琳秘书著名的檄文,历数老曹之罪和己方之德,文中不无怨尤、忿恨地提到当年双方合作时老曹的窘迫与老袁的慷慨,“故遂与操同谘合谋,授以裨师,谓其鹰犬之才,爪牙可任……拯其死亡之患,复其方伯之位:则幕府无德于兖土之民,而有大造于操也。”话说到这个份上,裂帛的噪音已经响彻东汉大地。

     同年十月,官渡之战结束,老袁携子与数百人仓皇北窜,以胜利者姿态睥视这一切的老曹,可曾想起当年两位好兄弟起兵时老袁的豪言壮语?“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沙漠之众,南向争天下,庶可以济乎?”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