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浩瀚星空

 
 
 

日志

 
 

渠堰志 (转载2014年6月5日黄河晨报)  

2014-06-19 15:29:49|  分类: 摄影书画 原创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汤沐(1)

    解盐借主水以生,缘客水而败。主水乃池泉之渟滀、斥卤(2)之膏液,客水乃山流之泛涨、渠渎之冲浸。世知是盐成于风日,不假煎沥(3),不知堤防少亏,决注已甚。洁者污,醇者漓,凝者纾矣(4)。故治水,即以治盐也。

    然客水有远近,其设防有疏密;贻患有大小,而施工有缓急。大抵池形若腰盆,东西长,南北短。南枕条山,雨水易迫,然非泉渊所出。且横亘有护宝堤,依山有桑园、龙王、赵家湾、大小李、西姚诸堰。纵有飞瀑,亦各容阻(5),甚至毁墙而已,多不能入。北沿旷壤平丘,与水隔绝,无足为虑。若东西尽处,则俱逼禁堰。一墙以外,即客水所钟(6)。次东禁堰者,有壁水小堰(7)、月堰及黑龙堰。次西禁堰者,有卓刀、七郎、硝池堰。各从东西,自高而下。多则决,少则浸,禁堰不能受,则入池矣。

    黑龙堰之受害,实原于苦池。苦池乃姚暹渠蓄而复流之所也。硝池之受害,实原于涑水。涑水在姚暹渠之北,势高于坡者也。二水皆自东北而西南,出自夏县。一由巫咸谷、白沙堰为姚暹渠,北合洪洛渠。一由王谷口为李绰堰,西合姚暹渠,总经苦池,迤逦西向。自安邑,历解州,抵临晋,入五姓湖,此姚暹之渠道也。出自绛县山谷,由闻喜东北来者为涑水,亦西行,受稷王、孤山、峨嵋坡诸水,经猗氏,抵临晋,亦入五姓湖,此涑水之河道也。五姓由孟明桥注黄河则极矣。姚暹首、中多太狭,涑水中、尾亦多窄。苦池在安邑不胜李绰、洪洛、姚暹渠之受,其势必自东北泛溢于黑龙。入黑龙,则壁水小堰、月堰不能支而竟冲决于东禁;涑水在临晋不胜山坡之受,其势必自西北横溢,破姚暹而奔腾于硝池。入硝池,则七郎、卓刀不能支而竟冲决于西禁。况东北有涌金泉,亦注于黑龙。西北有长乐滩,亦注于七郎。此东西隅水患之大约也。

    故筑东禁以及黑龙,筑西禁以及硝池,治其标者也。浚姚暹以导苦池,浚涑水并归五姓,治其本者也。急则治标,其功疾而小;缓则治本,其效迟而大。切水脉者(8)缓南北而急于东西,先根本而后于标末。虽严其防障于东西之近堰,而于姚暹、涑水源流归宿之处,常不忘其所有事焉。则客水不侵,主水无恙,盐利不竭,边储永济矣。

 ◎注释:

(1)汤沐:字新之,明代江阴人,明弘治十七年(1504)河东巡盐御史。居官三十年,以廉洁著称。此文抄自《河东盐政汇纂》。

(2)斥卤:盐碱地,此指盐。

(3)不假煎沥:不借助煎熬和过滤。煎沥:古时制作海盐的方法。

(4)洁者污,醇者漓,凝者纾矣:此句当言客水入池,使盐池变脏变杂,不能结晶产盐。

(5)容阻:指盐池南面堤堰能够包容和阻挡中条山水。

(6)钟:聚集。

(7)壁水小堰:当做逼水小堰。

(8)切水脉者:切准客水脉流的人,对水情认识到位的人。切:贴近。

(咸增强 校释)

 ◎译文:

    解州池盐凭借主水得以生成,若遇客水则减少。主水是池中泉水聚集、产盐的肥沃液体,客水是山上的流水泛滥上涨冲进沟渠的。世人均知池盐成于风日,不借助煎熬和过滤,不知堤防少而不足,决堤入池水很多。客水入池,使盐池变脏变杂,不能结晶产盐。所以治水,就是治盐。

    然而客水有远近,其设防有疏密;贻患有大小,而施工有缓急。大概解池形状似腰形盆,东西长,南北短。南边靠着中条山,雨水容易迫近,然而不是泉渊所出。而且横亘有护宝堤,依山建有桑园、龙王、赵家湾、大小李、西姚等堰堤。即使有飞泻的瀑布,也能包容和阻挡,最多冲毁墙堤,多数不能入池。北面沿着宽阔平坦的丘壤,与水隔绝,不足为虑。可是东西两头的客水全部逼着禁堰,禁墙的外面就客水聚集。靠近东禁堰者,有壁水小堰、月堰及黑龙堰。靠近西禁堰者,有卓刀、七郎、硝池堰。各从东西,自高而下。多则决堤,少则浸池,禁堰不能承受,则进入盐池。

    黑龙堰之受害,其实源于苦池。苦池乃是姚暹渠蓄水而重复流经的场所。硝池之受害,其实源于涑水河。涑水在姚暹渠北面,地势高。二水全部自东北流向西南,出夏县。一条由巫咸谷、白沙堰流到姚暹渠,在北面与洪洛渠汇合。另一条由王谷口流至李绰堰,西合姚暹渠,全要经过苦池,曲折连绵向西流。从安邑开始,流经解州,过临晋,入伍姓湖,这是姚暹渠的渠道。出自绛县山谷,由闻喜东北而来的是涑水,也向西流,汇聚了稷王、孤山、峨眉坡等水,经过猗氏,到临晋,也流入伍姓湖,这是涑水河的河道。伍姓湖由孟明桥注入黄河则是尽头。姚暹渠的开头和中段、涑水河的中间和尾部多狭窄。苦池在安邑不能承受李绰、洪洛、姚暹渠等水,其走向必从东北泛滥溢于黑龙堰。进入黑龙堰,则壁水小堰、月堰不能支撑而冲向东禁墙;涑水在临晋不能承受山坡流水,其势必自西北横溢,破姚暹而奔腾入硝池。入硝池,则七郎、卓刀堰不能支撑而竟冲决于西禁墙。况且东北有涌金泉,也流入黑龙堰。西北有长乐滩,也流入七郎。这就是东西两面水患的大概了。

    所以,修筑东禁墙到黑龙堰,修筑西禁墙到硝池,是治标的办法。疏导姚暹渠以引导苦池,疏通涑水河流入伍姓湖,是治本的办法。急于治标,其功效虽快却小;慢慢治本,其效果虽迟但大。对水情认识到位的人则缓南北而先东西,先根本而后标末。虽然在东西两边的近堰严设防障,但也不忘在姚暹渠、涑水河源头和入湖口的地方修筑工事。则客水不入池,主水没有事,盐利取之不竭,边防储备永远有补益。

(景斌 译)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